巴山树水的果香--四川农业大学水果教授吕秀兰的扶贫故事

“要得!来啰!”

站在地头吆喝的人叫李春霞,是四川广安前锋区虎城镇茶花村的葡萄种植大户。今年她家葡萄园亩产到达了3000余斤,120亩纯利润约200万元。

而就在几年前,她和村里到场葡萄种植的贫困户曾一度颗粒无收,欲哭无泪。

“没有‘吕葡萄’,今天的日子就没得这么清闲哦!”说起从脱贫到致富故事,李春霞和老乡们总是“吕葡萄”不离嘴。

“吕葡萄”是四川农业大学林学园艺学院水果种植专家吕秀兰,实施脱贫攻坚以来,她领导团队星夜兼程,资助农民解决生产中的难题,同时探索出“建设一个基地,浓缩成一个样板,成为一个看点和亮点,动员一方工业,辐射整个行业”的扶贫模式。

每年200多天“奋战”在四川水果工业,130天以上“扎根”深度贫困地域服务,今年56岁的吕秀兰,足迹遍布巨细凉山、高原藏区、秦巴山区和乌蒙山区,她用脚步丈量巴山蜀水,用真心服务难题群众。

近年来,她先后资助四川深度贫困地域生长起李子、葡萄、甜樱桃等特色工业,每年直接动员五千余人依靠水果奔向小康。

增收要找“吕葡萄”

同事们眼中的吕秀兰,“一心扑在田地上,要找她得靠‘逮’。” 每年2到8月,是水果生产的关键季节,吕秀兰每个月有20多天“扎”在乡村,解决生产实际问题。

在她的生活中,“跑”是常态。

“都是春季了,茶花村葡萄枝没有花芽泛起,大家心头慌得很,您来看看啊……”接到前锋区农业局经作站站长的求救电话,吕秀兰又“跑”了起来。

2012年,茶花村引进葡萄工业,发动贫困户种植葡萄,几经探索,耐贮藏耐运输、市场价钱更高的“夏黑”葡萄成为全村主要种植品种。

但就在葡萄即将挂果的关键期,缺乏技术的种植户们照搬“巨峰”葡萄修剪方式,让把“夏黑”树枝上用来着花效果的花芽全部剪光,造成丰产期不着花、不效果实,果农面临全面绝收的惨况。

实地检察后,吕秀兰发现造成绝收的主要原因在于村民技术的欠缺,特别是对新品种习性、养护措施知之甚少。

“夏黑”植株长势极强,栽植密度上限仅为150株/亩,而茶花村竟然到达660株/亩。“错误的操作不仅造成了生产成本增加,还会导致后期通风透光差、授粉受精不良、产量低、着色差、品质差、果品不成熟等一系列后续问题。”

为了制止村民因错误操作造成经济损失,吕秀兰索性在村里“驻扎”下来。在苗木栽植、保花保果、摘心抹芽、转色期、冬季修剪等关键时间节点,吕秀兰领导团队手把手指导果农,再让“大户”带“小户”,实现了技术推广全笼罩。

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、凉山彝族自治州,“吕葡萄”还凭据当地情况特点生长酿酒葡萄和晚熟葡萄,为贫困户提供全程技术支持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fun88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