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出土千年前长矛五壮士举不起来,专家:恐怕只有这个人会用

时间:2020-08-01 19:04

中国古代圆曲十八兵器是指:“刀、枪、剑、斧、斧、钩、叉、鞭、锤、锤、凿、棍、棍、棒、矛、耙”武器,其中中国是重型骑兵兵器之一,多用于即时作战。人抬马的重量很难,所以对使用者要求很高。

陕西出土千年前长矛,五名壮汉都抬不动,专家:恐怕仅此人能用它

马的形状与长枪相似,但其效果远在108000英里之外。最短的马也有6英尺长,换算成2米,枪头比长枪长几十厘米。可用于扫地、掩护、斩、斩、激、冲、堵等多种用途,是古代骑兵的王器,也是步兵的防御武器,与长枪并驾齐驱,享有“百兵之王”的美誉。

在汉末,骑兵起着重要的作用,其作战方式是冲锋,对盔甲和武器的要求很高,于是马就诞生了。马匹的矛头是创新后穿过刺骨而生的,自然是为破甲而造的。一个人能在战场上用马匹赴汤蹈火,有一个敌人,十个敌人,就像在寻找东西。马马成为全军骑兵的不二之选,其制作工艺更是庞大,尤其是马匹的枪管,枪管不可能是铁制的。如果它在战场上太重,体力消耗太快,就会使自己陷入逆境,不可能是木头做的。其懦弱木质的防御能力严重下降,也会导致枪法过于娇弱,难以发挥威力。

那么什么样的枪管才能将马福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呢?其实,马福的枪杆是以木杆为造型,结合极具弹性的藤皮、酥脆的竹片等电线,浸油,裹上一层葛根,再裹上一层胶水,再裹上一层葫芦布晾干,继续用胶水把它粘牢,重复这个循环。直到它发出类似于用刀切铁的声音,它才能完成。

枪杆部成了一匹马的精华,一匹马的利弊,三分看枪头,七分看枪管。整个制作过程长达数年之久,不一定能造出一匹好马。你可以想象这匹马有多珍贵。普通士兵没有机会使用它,只有能使用它的将军或重骑兵才会发挥这种武器的巨大威力。

大概在1965年前后,考古队在咸阳市礼泉县的一座唐代陵墓里,发现了一只制作精良的马蹄铁。虽然整匹马经历了历史的洗礼,满身锈迹,但出土的依然是阵阵冷气和造发。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料子可以接受。

出土的马的重量连五个壮汉都举不起来!在当时的唐代,谁能用上这样一匹马呢?因为出土马的桶头上没有铭文,短时间内不容易判断是谁在使用,但根据墓年推算,应该是618年后不久就有一位将军使用过了。

618年是唐朝初年,当时能迷恋马菊的只有两个人。第一位是唐代开国名将魏赤公,第二位是初唐名将秦琼。他们都是唐朝国王李世明手下的猛将,据许多史料记载,魏次公使用较多的武器是一把双面权杖。